Morketing logo 投稿 申请链条号
注册
|
登录

卢亮:公链的玩法绝不是小题大做或空中楼阁 | 链条人物013期

链条ChainHeadline链条ChainHeadline 2018-11-02 60 人物

微信图片_20181102180741.jpg


文 | Eric

 

物理学界有一个“屠龙者”的故事,将艰涩难懂的物理难题比作恶龙,每一个学习物理知识,致力于物理研究的人就像是在训练屠龙的技能,而事实上,真正能找到恶龙的人少之又少,屠龙者更是屈指可数。

 

卢亮选择物理专业受到了时代的影响,在当时,物理、化学、数学是国内最受尊敬、就业条件最优越的行业,“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老话就是从那时流传开来。卢亮对于物理学有着很深的情怀和抱负,但随着探索的深入,他逐渐意识到物理的学术研究之路是漫长而苦闷的。

 

卢亮向老师求教,老师却只向他分享了这样的一个故事。卢亮反问老师:“你是屠龙者吗?”老师摇头否认:“我只是一个培养屠龙者的人。”卢亮又追问道:“那我能成为屠龙者吗?”老师并没有直接否认:“你将来可能和我一样,同样是一个培养屠龙者的老师。”

 

尽管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继续在物理学上投注了大量的心血,拿到了物理学的博士学位,还在欧洲核子中心进行了一段时间的研究。但在这段时间里,卢亮渐渐产生了离开学术界的信念,并尝试以豁达的态度去看待这些“沉没成本”,将“这件事为什么要发生在我身上?”的想法替换成“这件事是想教会我什么?”,这些知识对于现在他所从事的电商和区块链领域并无直接的作用,但“屠龙者”的故事和探索物理的过程却对他产生了许多潜移默化的影响。

 

他把自己进入电商行业的契机比作机缘巧合。但实际上,在他的第一家创业公司被收购后,为了寻找下一个具有商业价值的创业方向,他认真研究了大量百度后台的搜索关键词。他发现许多人会使用互联网去购买商品,这使得他意识到了电商行业的潜力。

 

因此,从2007年开始卢亮就进入了电商行业打拼。他先是加入了阿里巴巴担任研发总监,后调任为无线事业部总经理。之后在兰亭集势担任CTO。2014年,他在美国创办了类似于“闲鱼”的C to C电商平台5miles,并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彼时,闲鱼尚未上线。

 

他在区块链领域的新探索同样经历了类似的思考。与大部分追逐热点的区块链“创业者”们不同,卢亮的区块链创业更像是无奈之举。他希望在5miles电商平台上规避中心化的弊端,而市场上并没有符合他们要求的公链解决方案。CyberMiles项目就这样意外的诞生了。

 

在CyberMiles主网正式上线之际,《链条Chainheadline》和卢亮进行了一场有关于电商和公链发展的对话。

 

链条:从电商领域做到了区块链行业,经历了哪些思想上的变化?

 

卢亮:在淘宝的一些经历让我意识到中心化的电商平台有利有弊。5miles往后继续扩大规模很有可能也会走上中心化的路子,但在我看来这样对于平台的商家们是不公平的。我们希望用去中心化的方案去针对目前电商环境里的一些问题做出优化。

 

链条:所谓的弊端、痛点,在每个公链项目中都被大书特书。去中心化的区块链解决方案真的有用吗?

 

卢亮:有用。但并不要过分高估区块链在目前技术条件下的作用。在我看来,区块链肯定不会让一个企业或者平台变得完全去中心化。我们希望用公链做到的是部分去中心化。但是

在交易处理的方面,目前中心化的处理方案性能更好,我们就不会好高骛远的去用区块链做交易处理。

 

链条:能否举一个具体落地应用的例子?

 

卢亮:比如在客服系统上应用区块链技术就是一个很好的落地。淘宝目前也有在客服系统做去中心化的打算。

 

以前出现买家和卖家之间的交易纠纷,通常是由客服来决定。但现在淘宝采用了委员会的制度,当交易纠纷升级后,会推到委员会这个层级上去解决。淘宝仍然会支付一部分补偿,但某种程度上,这样的做法是将责任分摊到了社区里,降低了阿里这个平台所承担的风险。

 

链条:仅仅是为系统的部分做去中心化的设计,这一定需要在公链层面上完成吗?

 

卢亮:通俗的讲,公链其实是一堆云计算服务器。其次,公链的本质是无人监管的。

 

以太坊上有一个叫Fomo3D的区块链游戏非常火,它的玩法其实在早些年就出现了,但为什么之前这样的玩法玩不起来,Fomo3D却火起来了。就是因为在普通的平台上,这样的玩法无法做到透明公开,缺乏公信力。给一个项目做去中心化的设计,本质上就是为了让它具有公信力,这一定会需要公链技术。

 

链条:CyberMiles项目启动时,是经过什么样的考虑呢?

 

卢亮:我们准备做CyberMiles项目的时候,大部分人是没有意识到电商公链,或者说垂直领域的公链价值。我做了12年电商,我认为当时那些天马行空的公链项目并不能解决5miles的实际问题。我们也测试了一些成熟的公链,比如以太坊项目,但实际上测试结果并不满意。如果当时有比较好的公链项目,我们的项目可能半年前已经挪上去运行了,所以决定自己着手去开发公链项目。

 

链条:公链会成为电商领域里追求的新热点吗?

 

卢亮:目前看来,很多电商平台了解到了公链的价值,但是公链的技术门槛很高,不是所有的团队都做得出来。现阶段的公链只是一个优化现有商业模式的解决方案。

 

今年公链开始追求具体的落地,热度也一直在上涨。但在我看来,公链技术的门槛很高,不是所有团队都能够做出来的。现在的公链开发者,凑热闹的居多。但再往后走,公链的机会只会越来越小,因为很多成熟的公链在这一段时间里都已经完成研发,主网上线了。

 

链条:目前CyberMiles的落地情况如何?

 

卢亮:目前的实际情况是,我们已经有了两个电商项目的合作伙伴,糖果淘和Blocktonic。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我们计划将客服和商品审核等几块业务挪到我们的公链上去。对于我们而言,只是降低成本、提高社区活跃度的一个方案。电商的本质不会被改变。所谓的光明未来,我认为还需要一段时间。

 

链条:公链项目会成为电商平台弯道超车的机会吗?

 

卢亮:会的。在电商领域,公链的出现可以让商家去尝试一些新手段,这一定会带来新增长机会,也确实会给企业提供弯道超车的机会。

 

但在我看来,像阿里这样具有成熟的业务体系的电商平台并不会第一时间进入区块链行业。虽然中心化的电商会有一些弊端,但对于很多商家而言,淘宝这个平台是利大于弊的。新潮流的出现一定是在开辟新大陆,是过去做不了的或是很难做好的东西。大型电商平台进场区块链的时机还没有到来。

 

链条:那么,大型电商平台进场区块链的时机在哪?

 

卢亮:我在阿里工作的那段时间,电商才刚刚发展起来。有一件令我印象很深刻的事情,是当时我们去拜访七匹狼,希望他们在我们的电商平台上开店。当时七匹狼是国内男装的一把手,一年的销售额能达到20亿,而早期的淘宝假货多,流量小,最具代表性的几家店,一天最多也只能卖出五千单左右。说白了,他们瞧不起当时的淘宝。所以当时的合作并没有成行。

 

淘宝后来通过引流等营销手段捧红了韩都衣舍这样的一批人气网店,数据不会说谎,三个亿的销量让很多商家真正看到了机遇,七匹狼这样的企业才愿意投入到电商这个新时代的潮流中来。

 

在我看来,历史是会重演的。沃尔玛现在花了很大的投入去做区块链,正是因为它错过了电商时代的机遇,被亚马逊反超了。它希望能够抓住下一个浪潮。很多中小型企业,甚至是像沃尔玛这样错失增长机遇的企业,都会率先投入到区块链的尝试中来,而形成趋势后,自然会带动整个行业向前的发展。

 

链条:CyberMiles为了保证电商业务的需求,设计了safe mode和unsafe mode两个模式的切换,这个模式对于具体的电商业务会产生哪些影响呢?

 

卢亮:简单来说,safe mode意味着参与者用更多的投入换取更高的价值,unsafe mode则刚好相反,这主要是作用在交易纠纷的处理上。

 

在实际的电商运行过程中,会存在交易纠纷的情况。商家发货,但买家未收到货物,或者是商家发货,但买家在付钱时付错了账户。为了避免这样的交易纠纷导致整条公链的回滚,我们设计了safe mode和unsafe mode的模式,来为交易纠纷提供新的解决方式。参与者提供了一些个人信息,就能够使得自己的交易模式进入safe mode中,在出现交易纠纷时,就会把这些信息提供到投票环节做出裁决,这样能够更好的帮助整条公链运行。

 

链条:这样看起来,safe mode是否会存在一定的隐患呢?

 

卢亮:的确,safe mode也存在一些弊端。Safe mode下的交易纠纷,会进入到投票的环节中,这一部分仍然是由人工评判,无法保证绝对的公平。但权衡利弊,这仍然是一个相较于回滚而言更优的解决方法。

 

链条:CyberMiles在白皮书中称对标项目是著名的以太坊,而CyberMiles本身又为了电商进行了很多特殊的设计,这样的公链能否很好的适配电商领域之外的其他区块链玩法呢?

 

卢亮:每条公链都应该有自己的特点。比如像比特币这样纯粹服务于金融体系下的公链,它并不需要有智能合约的功能,只需要尽可能高效的传输速度。服务于医疗系统的公链,我认为它的特点应该是AI,因为只有在AI对各种病例分析的基础上,才能更好的利用分布式的存储去记录,从而给医疗从业者带来一些价值。

 

所以,CyberMiles仍然会将电商作为最主要的落地方向,同时去容纳一些通用的玩法。而为了适配越来越多的通用玩法,我们也可以通过增加超级节点的方式来进行宏观上的调控。

 

链条:CyberMiles项目开发了全新的编程语言Lity,对于没有技术基础的参与者,应该如何理解和评判编程语言?

 

卢亮:编程语言其实是硬件和编程出来的程序之间的转换器。假如房间里装了一个声控灯,我现在说开灯,灯就会点亮。那么“开灯”就是控制程序运行的编程语言。不同的编程语言其实就像是不同的语种一样,一些优秀或适用性广的编程语言,如C++就会成为主流的通用语言。

 

链条:相较于之前传统的编程语言,Lity会有哪些劣势和优势?

 

卢亮:以太坊针对智能合约的功能专门设计了一种编程语言,但这种语言在实际操作中并不稳定、安全。以太坊的编程语言需要大量的限定条件,仍然以刚才说的灯为例,“开灯”这个指令放在以太坊的语言里说出来可能就要变成“北京时间10点30分打开201房间的白灯”,这使得很多编程员会在无意之间犯错。但实际的运行过程中,是不能允许这样的错误的。

 

Lity的语言在这一点上进行了优化,一方面通过类似自检的形式查错,另一方面整个语言包可以进行动态加载,将查出的错误汇总,通过投票等形式,对语言包进行升级和迭代,从而可以使得语言包本身去迎合程序员的思维,减少可能出现的错误。

 

Lity语言还具有编译速度快,学习能力强的特点。现代社会会产生很多新的词汇,放在代码的领域里也一样,编程会有新的需求,Lity可以把这些需求编译,并通过动态加载的方式对语言包进行不断的更新和发展。

 

链条:您对最近的新热点STO和稳定币有哪些看法?

 

卢亮:ICO其实是在缺乏监管状况下的众筹募资,事实也证明,99%通过ICO做起来的项目现在都走在暴跌和破发的路上。而STO则是由美国政府背书的募资。今年从年初到现在,美国一共只批准了60多个项目进行STO。审查难度很大,审查周期也较长。但STO的方式是具有一定潜力的,真正能通过审核的项目会藉由此获得一定的公信力和支持。并且作为能够编程的股权,相较于IPO有了更多的落地场景和实用价值。

 

稳定币的本质其实是由具有公信力的银行或者政府做背书的山寨币。实际上,目前的这些稳定币每经历一次背书,资产上都会降级。所以在我看来,真正的稳定币是需要一定场景的,比如在电商领域,资产可以换成柴油酱醋茶这样的生活必需品,那么电商稳定币的对标资产就应该是这些必需品。

 

链条:CyberMiles有发行稳定币或者做STO的计划和打算吗?

 

卢亮:STO的本质是规避风险,所以为了避免洗钱等非法活动,会要求项目公开很多的信息,包括每一个参与者的钱包地址。这一点对于一些普通的商家而言是不公平的。我们并不会在CyberMiles上直接的做STO,但是我们会和有能力做STO的企业进行合作,我们已经在公链上做好了技术支持,只要他们的STO通过了审查,就能够在我们的公链平台上使用。

 

目前的稳定币需要银行背书,每发行1个稳定币,就需要对应的在银行里存入等额的法币。放到电商领域里,所谓的背书就是生产力和商品的实际库存。单靠公链去发行电商稳定币是不现实的,所以尝试联合一些商家,我们提供技术和系统,而商家提供生产力和库存,由他们为主导去发行一些能在我们公链上运行的稳定币。


  • 已有0人收藏

  • 已有0人点赞

本文系链条原创稿件,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须在文章标题后注明“文章来源:链条”,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链条的观点与立场,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已有 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申请入驻

链条号ID:
邮箱:
手机号码:
文章链接: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