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keting logo 投稿 申请链条号
注册
|
登录

BUMO联合创始人郭强:区块链不是靠流量驱动| 2018·CHS大会实录

链条ChainHeadline链条ChainHeadline 2018-11-27 39 人物

11月8日,2018CHS全球区块链应用探索大会在杭州落下帷幕。会上20名重磅演讲嘉宾以及500多位行业专业参会嘉宾参与了这场行业盛宴。本届2018CHS·大会共设上午场与下午场,其中下午场以“应用+场景”为主题。

 

会上,BUMO联合创始人郭强进行了《通证经济改造实践的思考》主题演讲。他表示,区块链在算法驱动的时代,在组织创新方面,对新的组织设计具有非常大的作用。

 

他说:“我们今天谈论的区块链技术是分布式账本,建立一种信任关系,它有很多金融方面的应用,然而这些远远不够。下一代价值互联网代表区块链的兴起,我们必须对下一代互联网的通证有清醒的认识,价值互联网须有价值的符号,我们绕不开通证信任和通证经济这两方面。“

 

演讲中郭强从生产关系、价值互联网、新的组织设计等方面深入剖析了区块链对社会关系以及在算法时代互联网的发展契机,介绍了区块链将会促进由信息互联网到价值互联网的转变。他认为,区块链不是靠流量驱动,而是靠通证经济

 

 

以下为演讲实录

 

区块链不是一个简单的生产关系变化


我从2011年进入投资,非常有幸在2015年对BUMO科技进行了天使投资,在链圈有非常成熟的技术公司拿了非常多的VC,它代表了一种主流业界对区块链的一种认可。上一轮的牛熊转换是第一次开始认识到区块链的价格。后来分成币圈、链圈,很多人都无法分清楚币和区块链。区块链是非常大的应用场景,可以做很多事情

 

我从通证经济角度出发,把2013年接触比特币以来的思想转变分享给大家,这个过程希望对大家现在的场景应用有帮助。

    

区块链很多是反直觉的,面对很多技术的进步,我们认为大数据、人工智能、互联网都是由生产力驱动的,以此提高效率,改进社会的进步。但区块链不是一个简单的生产关系变化。我去年非常痛苦的看到币圈大爆发,去俄罗斯看了一下一百年前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变化。什么叫生产关系?赤卫队、造反工人直接把工厂收归国有,生产关系的变化是非常的深刻和不同的,最后20世纪都是非常不一样的。

 

价值互联网代表区块链的兴起


在1997年,我们看互联网,看不出后来的脸谱、淘宝,互联网中有一个概念“IT技术做网络”,没有一个很有效的方式,大家觉得互联网可以做一个网络,其实互联网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不在于技术。我们今天谈论的区块链技术是分布式账本,建立一种信任关系,它有很多金融方面的应用,然而这些远远不够。下一代价值互联网代表区块链的兴起,我们必须对下一代互联网的通证有清醒的认识,价值互联网须有价值的符号,我们绕不开通证信任和通证经济这两方面

 

人类社会的进步从最早农业社会的发展,大家定居,种小麦,需要灌溉,兴修水利工程的时候需要人力;工业社会,大家可以在工厂里面产生效率;现在,一个数据的驱动,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生产关系,人类怎么在自动化的数据驱动的社会中去建立新的组织方式?

 

以太坊的创始人,他们意识到经济学的很多原理在区块链中不可忽视,并且最早提出了加密经济学的概念,后来他们很大程度上没有把这个概念研究继续下去,包括以太坊的功能、设计还是被忽视了。

    

在讨论区块链的时候,大家都愿意把它看成一种货币。《货币非国家化》一书提到,比特币可以取代中央银行发行货币,货币在各个项目之中会产生非常大的一个效果。而我更愿意从制度经济学、《西方世界的兴起》来看区块链,我在很多场合更愿意引用道格拉斯.诺斯提出的产权和国家、意识形态的概念。

 

区块链创新组织设计


我们谈论区块链、数据确权、信仰、社群,一种好的制度设计对新兴市场生产关系的建立非常有价值。科斯的理论认为在经济中有三个重要的组织,第一是公司,第二是市场,第三是法院仲裁。人类是分工协作,需要一个中间机构去提高人与人之间的效率,所以我们产生很多协作组织。如果使用算法驱动和数据驱动的组织,那么传统组织便会不适应现在很多的形式发展。杭州建立了中国第一个互联网法院,中国每年可能有上百万起纠纷,传统法院显然很难依靠人力去处理,然而如果依靠机器去处理,便需要思考怎样的架构才能使我们相信机器去主导运转这个组织,而区块链恰到好处。

 

区块链在算法驱动的时代,在组织创新方面,对新的组织设计具有非常大的作用

 

在实践过程中,我们接触了很多应用项目,从联盟链到公链,我们发现整个区块链应用方面的差距非常大,大家不知道从怎样的模型如何入手,始终为项目而做项目,按照传统的IT做事情,解决需求,最后发现全是伪需求,并没有抓住事物的本质。

 

比特币这个时代到底创造了什么新的工具和物种?我们把组织社区的概念做了简化,将它对标为现在的公司、市场、法院,缩减成为一个经济活动中一个组织的创新。一个区块链三个创新有DAC、链、Token、社群,链是意识形态,由算法决定的

 

DAC建立的是公开公正的组织,Token在此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具有规则制定的作用。

 

我们把智能合约理解为一个程序,智能合约更像金融产品的合约,它不是一个简单的程序。通过这个合约分配、激励让这个组织不但建立起来而且进行自动化运转,没有分配设计的话我们很难把一个体系正常的建立起来。

 

第三是社群,也是反直觉,不是大家都喜欢汽车、跑步,拉微信群建的社群。区块链的社群是加入这个社群只有两个要求,通过买比特币或是挖矿,它要求必须有一个实际动作,遵守这个规则,而不是主观观念的共识。

 

比特币是一个标准的DAC,没有像VISA这样的机制。我们也很容易看到一个清晰的软件进化的路径,从最早的操作系统、应用、流量、到区块链时代,跟现在的互联网非常不一样。

 

从传统信息互联网转到价值互联网有什么变化?前30年以来商业模式是一边免费,一边做转化。互联网项目看流量的大小,而区块链不是靠流量驱动,区块链是靠通证经济。

 

网络时代,大家的共性必须有一个平台,有平台之后边际效益递增。怎么去做到边际效益递增的模式?通证经济的启动模型,是资本市场金融和应用。投机带来很多好处,投机产生市场,产生价格,金融对资源进行分配,刺激大家拼命的加班写代码,希望有一天像马云一样成功。过去的是连续的模拟系统,我们加入Token之后,不光标定价格,在系统中通过交易可以使用,有平台把新零售确定之后可以像蚂蚁金服一样,Token在升值就会有更多人加入,变得更大,Token就会有更高的预期,形成一个反馈,跟过去资本主义金融驱动的模型相同。因而,DAC的组成部分Token必不可少。

 

我们设计了一些冷启动方法,公链的下一代需要考虑到通证经济的理论。

 

BUMO为什么是一个三层架构的新公链?包括生态建设层,价值流通层,区块链技术层。公链本身并没有将第二层集成做的好,如果根据通证模型(Terox),这个业务逻辑通证模型便很难运转。第三层生态建设是治理层,所有的人在治理方面,没有让大家互相竞争从而形成更好的治理模式的工具,所以治理起来非常混乱。

    

BUMO是一个主链、子链、跨链的结构,我们拥有好的智能合约,摒弃了华而不实的东西。BUMO社区是全球化的社区,我们跟全球最大的区块链社区达成协议,我们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参与到BUMO的过程之中,链上有非常多应用,接下来我们希望BUMO平台上有一个真正第一个百万级的链上DAU可以出现。


  • 已有0人收藏

  • 已有1人点赞

本文系链条原创稿件,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须在文章标题后注明“文章来源:链条”,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链条的观点与立场,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已有 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申请入驻

链条号ID:
邮箱:
手机号码:
文章链接:
简介: